老陈自媒体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抖音刷粉丝 > 正文

抖音刷粉丝

抖音诈骗手法形同传销:有人离开,有人转头行骗

searchgo2020-05-06抖音刷粉丝64
  诈骗手法形同传销:有人离开,有人转头行骗    不难发现,技术性、时效性和隐秘性让刷赞团队几乎无大量招募兼职者的可能性。一方面,机刷占据点赞大头,人工点赞通常伴随关注+评论,以“三连”套餐形式出现

  诈骗手法形同传销:有人离开,有人转头行骗

  

  不难发现,技术性、时效性和隐秘性让刷赞团队几乎无大量招募兼职者的可能性。一方面,机刷占据点赞大头,人工点赞通常伴随关注+评论,以“三连”套餐形式出现,另一方面,对客户需求的及时响应要求,也与兼职点赞的“时间自由”相互矛盾。

  

  如此低劣的诈骗手段并非没有人发觉。杨悦告诉笔者,侥幸的心理之外,在恍然已经受骗时,曾有人公开在任务群直呼上当受骗,但旋即“被踢出群了”。

  

  她在发觉自己受骗后,曾蛰伏在群内进行过一段时间的观察。从10月11日开始做任务,10月12日被骗,短短一天时间内,杨悦共计分到15个视频的点赞量。她注意到,所分配到的账户甚至还有原始头像,大多视频内容也毫无点赞价值。“但粉丝都是活的,每个账号差不多有七八万粉丝。”杨悦曾随机私聊过其中部分粉丝,“都是兼职做任务的”。

  

  根据杨悦提供的抖音号,笔者搜索发现,一名名为@4的用户,粉丝量为8.5w,而创作区显示0作品。

  

  倘若如此,单按照花费98元购买软件计,其涉案金额已经接近千万,这还不包括二次上当受骗,花费118元继续升级VIP服务者。

  

  在彻底清醒后,杨悦通过浏览器搜索,加入文章开头提及的“微端骗局交流群”中。也是在这个群中,杨悦发现,这场骗局的更为可怖之处。“他们太猖狂了。”

  

  交流群中曾有人集结,想去报警,于是成立了新的报警群,但该群甚至混入诈骗者,并继续发布招募小说打字员等虚假兼职广告。与此同时,杨悦也得知,曾经有人“得罪”诈骗团伙,遭到对方在微端软件上公开挂私人电话号码,并标注“退款联系人”,仅仅是因为“骂骗子了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二次被骗选择离开并不是骗局的终点,无法揣测的人心将骗局推向了更深的违法境地。

  

  杨悦所在的群中,曾有群友更近一步地接触到诈骗者。在重重任务群之后,还存在一个少为人知的“推广群”。而推广群大多来自于原来被骗,因为不甘心便继续拉人下水的新诈骗者。依赖拉人分提成的方式,新诈骗者成为骗局传播者。终端的诈骗团伙的严格管控之下,新诈骗者必须有业绩才可以不被淘汰,但同时,诈骗团伙也在“剥削”这些贪婪的新人。
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